任何成瘾都是灾难

时间:2010-12-09 点击:2431 发布:辅导中心网页部

如果你也缺少分享别人快乐的能力,那么,从现在开始,就请认真地训练自己这个能力。因为,它为之带来快乐的不仅仅是朋友,还有自己。(文/梅寒)

年轻人,名叫安澜。他说自己干什么都会成瘾。我要详细了解情况,就说请打个比方。他说,我上学的时候,就对网络成瘾。那时候,我每天起码有5 个小时要趴在网上,网友遍布全世界。

我插嘴道,全世界?真够广泛的。

安澜说,是啊。人们都说上网对学习有影响,可那时我的英文水平突飞猛进。因为要和国外的网友聊天,你要是英文不利索,人家就不理你了。

我说,一天5 个小时,你还是学生,要保证正常的上课,哪里来的这么多时间啊?

安澜说,很简单,压缩睡眠。我每天只睡5 个小时。我有单独的房间,电脑就在床边。我每天做完作业后先睡下,4个小时之后,准时就醒了,一骨碌爬起来就上网,神不知鬼不觉的,到了天快亮的时候,再睡1 小时回笼觉。爸爸妈妈叫我起床的时候,我正睡得香甜。很长时间,家里人看我白天萎靡不振的,都以为是上学累的,殊不知我的睡眠是个包子,外面包的皮是睡觉,里面裹的馅就是上网。

我说,青少年正是长身体的时候,你这样睡眠不足,是要出大问题的。

安澜说,还真让你说对了。后来,我就得了肾炎。因为不能久坐,我只好缩减了上网的时间。我休了学,急性期过了以后,医生建议我开始缓和室外活动,慢慢地增加体力。我就到郊外或是公园散步。一个人在外面闲逛,就是风景再美丽,空气再新鲜,也有腻的时候。我爸说,要不给你买个照相机吧,一边走一边拍照,就不觉得烦了。家里先是给我买了个数码的傻瓜相机。果然,照相让人觉得时间过得很快,一只狗正在撒尿,一只猫正在龇牙咧嘴地向另外一只猫挑衅,都成了我的摄影素材。白天照了相,晚上就在电脑上回放,自己又开心一回。很快,这种简陋的卡片机,就不能满足我的愿望了。我开始让家里人给我买好的机子,买各式各样的镜头……把自己认为好的照片放大。城周围的景物照烦了,就到更远的地方去,我又迷上了旅游。后来我爸说,我这是豪华型患病,花在照相和旅游上的钱,比吃药贵多了。不管怎么样,我的病渐渐地好了。因为错过了高考,我就上了一所职业学校,学市场营销。毕业以后,我到了一家玩具公司。玩具这个东西,利润是很大的,只要你营销搞得好,拿比例提成,收入很可观。这时候,因为时间有限,到远处旅游和照相,变得难以实现,我就迷上了请客吃饭……

我虽然知道咨询师在这是应该保持足够的耐心倾听,还是不由自主地小声重复——迷上了请客吃饭?

说句实话,我见过各种上瘾的症状,要说请客吃饭上瘾,还真是第一次碰上。

安澜说,是啊。我喜欢请客时那种向别人发出邀请,别人受宠若惊的感觉。喜欢挑选餐馆,拿着点菜单一页页翻过时的那种运筹帷幄的感觉,好像点将台上的将军。尤其是喜欢最后结账时,一掷千金舍我其谁的豪爽感。

我思忖着说,你为这些感觉付出的代价一定很高昂。

安澜垂头丧气地说,谁说不是呢?去年底,我拿到了7 万块钱的奖励提成,结果还没过完春节,就都花完了。我可给北京的餐饮业做出了杰出的贡献。最近,我们又要发季度提成了,我真怕这笔钱到了我的手里,很快就烟消云散。而且,酒肉朋友们散去之后,我摸着空空的钱包,觉得非常孤单。可是下一次,我又会重蹈覆辙,不能自拔。我爸和我妈提议让我来看心理医生,说我这个人,爱上什么都没节制,很可怕。将来要是谈上女朋友也这样上瘾,今天一个明天一个,就变成流氓了。我自己也挺苦恼的,一个人,要是总这样管不住自己,也干不成大事啊。您能告诉我一个好方法吗?

我说,安澜,我知道你现在很焦虑,好方法咱们来一起找找看。你能告诉我像上网啊、摄影啊、旅游啊、请人吃饭啊这些活动,带给你的最初的感觉是什么吗?

安澜说,当然是快乐啦!

我说,让咱们假设一下,如果在那个时候,来了位医生抽一点儿你的血,化验一下你的血液成分,你觉得会怎么样?

安澜困惑地吐了一下舌头,说,估计很疼吧?结果是怎样的,就不知道了。

我说,抽血有一点儿疼,不过很快就会过去。我以前当过很久的医生,对化验这方面有一点儿心得。当人们在快乐的时候,内分泌会有一种物质产生,叫做内啡肽。

安澜很感兴趣,说您告诉我是哪几个字?

我在一张纸上写下了“内啡肽”几个字。

安澜仔细端详着,说,这个“啡”字,就是咖啡的“啡”吗?

我说,正是。咖啡也有一定的兴奋作用。

安澜说,您的意思是说,每当我进入那些让我上瘾的活动的时候,我身体里都会分泌出内啡肽吗?

我说,安澜,你很聪明,的确是这样的。内啡肽让我们有一种不知疲劳忘却忧愁精神焕发的感觉。这在短期内当然是很令人振奋的,但长久下去,身体就会吃不消。这就是很多上了网瘾的人,最后变成茶饭不思精神萎靡不振体重大减面黄肌瘦的原因啊。而且,因为人上瘾时,对其他的事情不管不顾,考虑问题很不理性,就会出现严重的后果。这也就是你在请人吃完饭之后,精神十分空虚的症结。有的人工作成瘾,就成了工作狂。有的人盗窃成瘾,就成了罪犯。有的人飞车成瘾,就成了飙车一族。有的人权力成瘾,就成了独裁者……

安澜说,这样看来,内啡肽是个很坏的东西了。

我说,也不能这样一概而论。人体分泌出来的东西,都是有用的。比如当你跑马拉松的时候,只要过了身体那个拐点,因为体内开始有内啡肽的分泌,你就不觉得辛苦,反倒会有一种越跑越有劲的感觉。有的科学家埋头科学实验,为了整个人类的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,在那种非常艰难困苦的条件下能够坚持下来,他的内啡肽也功不可没啊!

安澜说,听您这样一讲,我反倒有点儿糊涂了。

我说,任何事都要有节制。比如,温暖的火苗在严冬是个好东西,可要是把你放到火上烤,结果就很不妙。如果你不想变成烤羊肉串,就得赶快躲开。再有,在干燥的沙漠里,泉水是个好东西,但要是发了洪水,让人面临灭顶之灾,那就成了祸害。对于身体的内分泌激素,我们也要学会驾驭。这说起来很难,其实,我们一直在经受这种训练。比如你肚子饿了,经过一个烧饼摊,虽然烤得焦黄的烧饼让你垂涎欲滴,但如果你没买下烧饼,你就不能抢上一个烧饼下肚。如果你看到一个美丽的姑娘,虽然你的性激素开始分泌,你也不能上去就拥抱人家。所以,学会控制自己的内啡肽,也是成长的必修课之一啊。

听到这里,安澜若有所思地拿起那张纸,看了又看,说,这个内啡肽的啡字,和吗啡的啡字,也是同一个字。

我说,安澜,你看得很细,说得也很正确。成瘾这件事,最可怕的是毒品成瘾。吗啡和内啡肽有着某种相似的结构,当有些人靠着毒品达到快乐的时候,他们就步入了一个深渊,这就更要提高警惕了。当然了,网瘾和毒品成瘾还是有一定的区别的。不过,一个人要身体健康和心理健康,所有那些令我们成瘾的事物,都要提高控制力,要有节制。

那天告辞时,安澜说,我记住了,任何成瘾都是灾难。